登錄 | 注冊   / EN
游在揚州

    鑒真,俗姓淳于,揚州江陽縣(今揚州市)人,生于武后垂拱四年(688)。14歲在揚州大云寺出家,從智滿禪師為沙彌,法名鑒真。其父信佛,為居士。

    神龍元年(705),法名道岸的高僧來江淮講律,住宿揚州大云寺。他的師父是密令掌護“佛牙”的文綱律師,文綱又是《續高僧傳》編撰者道宣大師的弟子。師徒三代都是學識淵博、著作繁多的律學大家。唐中宗得知道岸負有重名,多次征召他赴長安,令他主持宮廷法事,又讓他主持修建高宗、武后追薦的薦福寺,由此名聲更盛。道岸得知鑒真勤奮好學,學識過人,德行高尚,年少有為,便為他授菩薩戒。按照唐時的受戒制度,20歲之后才能受比丘的律儀戒,取得正規的僧侶資格。此后要經過苦心修煉,具足佛學知識,發菩提心,行菩薩道,方能受菩薩戒。鑒真剛滿18歲,譽滿江浙的道岸大師便給他授菩薩戒,這是破格的。道岸授戒之后,鑒真的聲譽也隨之雀起,成為揚州一位頗受尊崇的年輕僧人。不久道岸應召回京。一年之后,鑒真便由道岸引薦,去京城洛陽、長安游學深造。

    洛陽、長安二京既是全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,又是佛教中心。鑒真游學二京,歷訪叢林名山,大德高僧,潛心鉆研經典,學習佛教藝術,收獲極大。揚名天下的洛陽龍門石窟,是佛教藝術的寶庫,名家繪畫,良工塑像,數量之多,藝術之精,是不可多見的。石窟是唐高宗敕建的,則天后自告奮勇拿出兩萬貫“脂粉錢”資助。石窟除了一尊連座高達四丈五尺的雄偉大佛,還有神形各異的佛像數萬尊,姿態繁富,栩栩如生。鑒真一連好多天,總是一早就來,天黑才走,圍著神態各異的佛像細心觀賞、揣摩,銘記于心。鑒真在洛陽還參觀了白馬寺,這是中國建造最早的一座大寺,占地600畝,有僧徒3000人,高僧輩出,名揚四海。鑒真拜訪了一些大德名僧,得到不少教誨,學到不少佛學知識。

    鑒真在洛陽游學一年便去了長安。經道岸介紹,寄住實際寺。他又引薦鑒真拜見同在實際寺住宿的荊州玉泉寺的高僧弘景。弘景和懷素都是文綱律師的高足。弘景后來又隨天臺宗第四祖智顗大師學習《止觀門》。他既是律宗名僧,又是天臺宗大師。中宗、武后三次召他入內庭供養,作皇室的授戒師,又奉詔重譯《華嚴經》,并著有《順了義論》、《佛性論》等論著11卷。他與奉召進京的道岸都是朝廷的授戒師,二人友誼頗深。鑒真遇見弘景這樣的大德高僧十分高興,隨拜弘景為師。師徒相處了一段時間,弘景發現鑒真年紀雖輕,卻勤奮好學,品學兼優,精通律學,便于景龍元年(707)在實際寺為鑒真授了具足戒。弘景為鑒真授具足戒時,已是75歲高齡。他對鑒真說:“你是我今生最后一個授戒的了,是關門弟子。興隆佛法的大任,要你們年輕人挑了!”

    鑒真是致力于研究律學的。赴京游學,首先是遍訪律學大師。通過道岸、弘景律師的介紹,他聽授記寺金修律師、慧策律師各自講授《律疏》;拜濟融律師為師,跟他學習《南山律鈔》、《業疏》、《輕重儀》,又隨禪定寺義威律師去聽法礪律師講授《四分律疏》,聽西明寺遠智律師講授《律疏》。一天,觀音寺大亮律師開講《礪疏》。大亮是崇福寺滿意大師的傳法弟子,而滿意又是直接師承法礪。法礪、道宣和懷素是律宗三大流派,三足鼎立。大亮講的就是法礪所著的《四分律》,機會難得,于是他去懇請義威大師幫助引見。義威親自陪他去聽講。他一連聽講了五次,所獲頗多。

    隋末唐初的歷朝帝王,多是推崇佛教的,使中國的佛教發展到一個鼎盛時期。不僅國內高僧薈萃長安,印度佛國的大德也常往來于京都,大量經書便聚集長安,抄經、著述、譯經隨之風行起來,官立譯經場就有多處。鑒真游學長安,在慈恩寺的大雁塔內就見到玄奘取回的大量經卷,以及玄奘翻譯的經書,令他十分欽佩。大興善寺是國立譯經院,印度高僧那連提黎耶舍、暗崛多和達摩笈多先后來長安,住宿興善寺。他們帶來許多梵本佛經,耶舍主譯80余卷,崛多主譯170多卷,笈多主譯22卷,總數270余卷,三人被稱為開皇三大師。鑒真在大興善寺逗留數月,拜閱和抄寫了大量印度三大師主譯的經卷。鑒真到大薦福寺,又拜讀到中國高僧翻譯的大量經卷。中國高僧留學印度,回國廣譯佛典,貢獻最大的當推法顯、玄奘、義凈三位大師。鑒真在薦福寺住了很長時間,不僅抄寫了大量義凈所譯的經卷,還有幸親眼瞻仰到法藏大師的畫像。法藏是華嚴宗的創始人。他自幼信佛,16歲在法門寺舍利塔前以燈火燃燒掉一個手指,表示舍身供佛的虔誠和堅貞,志向非同凡人。他潛心攻讀佛教大乘典籍,積極參與佛事活動,后被選入玄奘大師的譯經場,參加譯經工作。武則天愛其才,親自下詔任命他為太原寺住持,成為武則天家廟的當家和尚。他還多次奉詔在云華寺和太原寺講《華嚴經》,極為轟動,武則天賜法藏“賢首”稱號。唐中宗登基后,特賞法藏一品職銜,又敕令繪制法藏畫像,加以傳頌,世代瞻仰。唐中宗和唐睿宗等帝王都曾請法藏授菩薩戒,故被尊為“五帝門師”。鑒真早已聽說過法藏的事跡,大為感動,如今又親眼見到法藏的畫像,更是感動不已。他在法藏畫像前沐手焚香,倒身便拜,并立誓以法藏為師,不惜舍身,弘揚佛法,光大圣教。

    長安不僅高僧薈萃,而且名醫云集。在鑒真拜訪的高僧中,精醫術的不乏其人,他總是虛心求教。皇宮的“太醫署”聚有不少醫林高手,再世華佗。他先從弘景法師學習“五明醫學藥典”,被譽為“神藥”的奇效丸,就是弘景傳給鑒真的。弘景是宮廷傳戒大師,由他引薦,鑒真又從御醫身上學到不少秘傳醫方,治病絕招。唐高宗時曾召集大批名醫和藥物高手,新修《本草經》達50多卷。這部藥典影響很大,鑒真通過多種渠道,終于弄到這部皇家醫學巨著,從中學到了不少治病秘方,用以治病救人。
鑒真在東西二京還專心研究佛教建筑技藝。洛陽和長安名剎林立,莊嚴華麗,風格各異。鑒真受具足戒的實際寺有個凈土院,是長安著名的勝景,其建筑雕甍畫拱,圓珰方鏡,結構配合之奇巧,被譽為鬼斧神工。鑒真細心作了記載。大慈恩寺重樓復殿,云閣禪房,總數達1897間,分劃成十幾處廣庭深院,寺內西苑的大雁塔是鑒真向往多年的圣地。大慈恩寺、大雁塔的高超建筑藝術,使鑒真連聲叫絕。一連幾天,他總是廢寢忘食,潛心觀察和學習。長安南門外還有一座密宗祖庭大興善寺,始建于3世紀中葉,是一座規模宏偉、名聲遠播的佛寺。這座長安古寺的建筑風格、佛像雕塑藝術和彩繪藝術,使他又一次得到學習佛寺建筑藝術的極好機會。

    鑒真游學期間,正逢恩師道岸修造小雁塔。道岸便請鑒真幫助造塔。鑒真覺得這是個學習造塔的難得機會,立即搬到大薦福寺住宿。鑒真在施工現場,設計、施工、裝飾工程他都親自參加,從中學習到不少實際知識。道岸對弟子這種敬業精神大加贊賞。小雁塔完工后,鑒真便回到揚州。

    游學歸來的鑒真先住大云寺,后住大明寺,忙于抄寫佛經,建寺造像,講授戒律,名震四方。鑒真的師父道岸為天下四百余州的授戒之主;道岸遷化之后,他的弟子杭州義威大師取而代之。義威名聲之大,其時無人可比。義威圓寂之后,年屆四十有六的鑒真就成為獨秀無倫的后起之秀,成為萬人仰慕的講律授戒的大師。在東渡之前的數十年間,他先后講大律并疏40遍,講律抄70遍,講輕重儀10遍,講羯磨疏10遍,學識之淵博,說理之精辟,聞者無不嘆服。他還度人4萬有余,培養的弟子遍及全國各地。西京安國寺睿光、明債,江州東林寺志恩,蘇州開元寺辯秀,天臺相國寺法云,潤州棲霞寺希瑜、乾印,天響寺道金,三昧寺法藏,汴州相國寺神邕,洛州福先寺靈祐,越州道樹寺睿真,揚州崇福寺祥彥、白塔寺法進,既濟寺明烈,興云寺惠琮等35人,都成為名重一方的律學大師,廣泛傳授鑒真所授的學說。鑒真可謂桃李滿天下、學理傳四海的大德高僧,在佛教界享有崇高的聲譽。鑒真還親自籌款、規劃、主持建造寺院、僧舍80余處,造佛像無以勝計;縫衲袈裟3000余領,贈送五臺山僧徒;抄一切經三部11000卷;設敬田供養三寶,開悲田院救濟貧病,上門送醫送藥解人之難不計其數。鑒真在江淮大地上,成為道俗歸心的一位極受人們敬重的宗教領袖人物。

2019年揚州鑒真國際半程馬拉松賽
CHINARUN玩比賽 提供技術支持
时时结果